文:趙永佳 細讀漫畫



普及文化從來都不是反映現實的鏡子,而是現實的投射(projection)。從事文化研究的朋友也愛用「再現」(re-presentation)一詞來形容。漫畫當然也是一樣,它很多時更是集體幻想(collective fantasy) 的投射,像萌系漫畫,當然就是少年人的性幻想投射,至於《課長島耕作》當然也不大可能在現實中出現,而是眾多中年salaryman集體幻想的再現。不過,雖然漫畫不反映現實,但和現實卻有一定的關係,因為漫畫家往往是建基於對現實的觀察,再加上藝術的加工而畫成漫畫。

今次要介紹的兩本漫畫,都是和日本農村有關。大家都知道,日本是一工業大國,農業的重要性很低,那以農村為主題的漫畫又會描寫怎麼樣的題材呢?它們又和現實中的日本社會發展有何關聯呢?

最近因為糧食價值飛漲,所以在亞洲各國都重新關注農業的發展,而振興農村,農民復耕,一時之間成為了熱門的話題。因此,我也做了些資料搜集,希望了解一下日本農村漫畫的社會背景。

U-Turn農夫成漫畫主角
從數字上看,日本農村的景況並不太好。農民的生活從來都很艱苦,勞動強度高,農村的生活條件也沒有太大的改善,再加上城市化吸引了大量農村人口,農家的數目在80年代之後就大幅減少。同時,農民高齡化的情況也很明顯,在2005年全國一千一百萬的農業人口中,60歲以上的佔58%,65歲以上的更接近一半(48%)!不過在政府大力推動下,新進農業就業人口為93,900人,到了1990年跌至歷史低位的18,000人,自此逐步回升,到了2005年,每年約有80,000餘人是新加入從事農業工作的。

這些新進農戶就成為了今次要介紹的漫畫主角。其中「U-turn」農夫,即農村子弟入城打工一段時間,然後重返農村從事務農工作,就更是漫畫家最喜愛描寫的對象。

要說日本農村漫畫,不能不提尾瀨朗。由他的成名作《家》開始,到《夏子的酒》,以至最近的《藏人》,都是以農村為背景。雖然《夏子的酒》和《藏人》是以日本釀酒業,所謂「酒藏」為主體,但日本酒和日本米是不可分的。他的釀酒故事中,種植優質有機米釀酒,是不可缺少的情節。而《家》描寫的就是70年代日本農民在經濟發展的大棒下,因為要發展成田機場而被迫棄耕搬遷的故事,可算是日本農村步入衰退的序曲。

尾瀨朗是我最喜愛的漫畫家之一,我在其他地方已作介紹。在這篇文章裏,我希望集中介紹兩本較新的農村漫畫,以窺視日本漫畫對農村的描寫。

首先是日高富子原作,松本尊作畫的《Come!米》,是2004至05年間的作品,全四集,台版由東販出版。在香港認識日高富子的人不多,而譯成中文的好像也只有《Come!米》一部;不過在日本,日高富子可算是略有名氣的。

《Come!米》日本原名的《Kome》,就是米的意思。主角武藤惠是一位由日本東北青森縣到東京半工讀的農家青年。書中他被描寫成典型鄉下土包子,但對大城市生活卻充滿憧憬。他本來認為待在農家是毫無前途,但在偶然之下一位在俱樂部工作的陪酒小姐,讓他明白種植稻米是件多麼令人驕傲的事。秋田出身的小町小姐,志願是要在東京掙到足夠的錢來買回家人被迫賣掉的田地。後來因為同樣被迫走到東京當計程車司機的爸爸,因工作過勞遇上了意外,武藤就決定要回鄉種田。在小町的鼓勵下,他開始了無農藥稻米的耕種。

細緻農家描繪
就這樣,武藤就開始了他的稻米大冒險。漫畫的畫工雖然粗糙(有《東大特訓班》的風格),但對農家生活的描寫,卻非常細緻。例如因為引入市場機制,政府為了應付稻米生產過剩的問題,而推行「減少耕作面積」政策,迫使賣不出好價錢的農戶改種飼料等農作物。所以種稻的生活,到了武藤這一代就可能要結束。故此無農藥稻米就變成武藤以至日本農家的最後希望,因為食物安全的議題日漸流行,吃得安心又好吃的本地種植有機稻米就能賣得好價錢,可以支撐農家繼續從事耕種。

漫畫家對有機耕種的方法也有很好的描寫,不論除草、施肥、甚至在收割後以網站來作市場推廣的問題都令我們眼界大開。米在日本農業,甚至日本社會文化中的地位素來極高,作者說「日本人的身體中有70%是米」,而種植稻米的農地,到了2005年還有40%以上。日本米獨特的品質和口感,也是大和民族自覺與別不同的原因之一,對於外來米,日本人也是素來不能接受。《Come!米》以有機耕作為主線,愛情故事來襯托,可算令我們初步了解稻米種植在日本農村最新的種種面相。

武藤是回流農村的所謂「U-turn」農夫,而《綠色心情》的主角吉川和子就是由城市投奔農村的「I-turn」農家的典型。作者二之宮知子最近因為《交響情人夢》改編成同名日劇而在港、台走紅,「野田妹」,「千秋王子」等角色大家都很熟悉。《交響情人夢》出版於2001年至2008年間,其實其原型就是《綠色心情》。《綠色心情》是由1999年至2001年在講談社的《Kiss Carnival》雜誌中連載,2004年拍成電視劇《農情芳心》,由深田恭子、中村俊介主演,劇中深田的村婦造型相當傳神。

料理學校學生吉川和子在偶然機會下,認識了生於東京但回流老家琦玉縣秩父的年青農夫小野誠,一見鍾情下就死纏他不放,賴在他家裏幫忙農活。她由對農村生活一竅不通到逐漸愛上種植香草,也認識了各式各樣有趣的人物,當然亦有林林總總的趣事(如在爛醉下抬神轎)。最後當然是她的熱情感動了小野,種植有機蔬菜也得到別人欣賞,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漫畫中的和子排除萬難也要成為農家媳婦,而現實中的日本女孩就千方百計也要逃離農村。有報道指在農村中單身男性與女性的比例為3比2,很多單身農夫就向海外求救,中國、韓國、東南亞、甚至巴西的「過埠新娘」,成為了農家媳婦的新力量。在2005年,約5.8%的婚姻的其中一方為外國人,而其中差不多四分之三為外籍新娘。不過,要找到外籍新娘也不便宜,一般要花一萬五千至三萬美元的全包宴。

在政府大力推動下,及城市人開始厭倦城市生活使然,愈來愈多人投身農業,不過這也不能扭轉農村空洞化的趨勢。由此可見,漫畫描寫的多不是典型,而是特例,在農家漫畫中描寫對農民生活充滿熱情的I-turn、U-turn農民,雖然在現實中也不乏例子(見右下圖),不過可能也只是日本社會對農村的集體回憶的投射。希望這些農村漫畫能令更多人認識到農家生活的喜與悲。



 

文:趙永佳 細讀漫畫